笔趣阁5200 > 其他小说 > 胡善围 > 第197章 退休老干部
    阿雷和小基埋头吃晚饭, 小基一碗饭管饱,阿雷吃了一碗还要添饭,小基吃的慢,阿雷吃饭快若旋风,所以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放下碗筷, 然后一人扛着一个纱兜,跑到菊花田里扑萤火虫。

    沐春只吃了个半饱, 他很有眼色,晓得父女有很多体己话要讲,便放下筷子,谎称自己吃饱了,去了菊花田跟着女儿的屁股后面跑。

    父女时隔二十年同桌吃饭,共同的话题除了阿雷,竟无话可说了,胡善围为了掩饰尴尬, 给父亲泡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胡荣受宠若惊似的接过茶杯,饮了一口,连说好茶。胡善围随口说道:“宫里皇上皇后喝的茶, 父亲既然喜欢,拿一斤回去。”

    胡荣觉得尴尬,好像他说好是为了向女儿伸要东西似的, 他真不是这个意思。说要, 不好意思;说不要, 又不给女儿面子。

    胡善围在后宫早就修炼成精了, 可是面对父亲,她居然有束无策之感,看到父亲尴尬的神色,她立刻晓得自己说错话,可是父亲说茶好喝,她能毫无反应?

    胡善围也不知道怎么说、怎么做才是正确答案。比起其他关系,家庭关系才是真的最难修复,因为这其最难说谁对谁错,且在破碎的时候往往悄无声息,就像癌症似的,等你意识到这个问题,觉得身体开始不舒服时,就已经很严重了。

    二十年的隔阂,纵使双方都有意消除、靠近,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还得慢慢来。

    由己度人,胡善围离开女儿四年,女儿对她有陌生感、不信任,她此时是什么心情,父亲就是什么心情,而且,父亲就这样过了二十年。

    胡善围默默给父亲倒茶,自己也陪着喝茶,默默看着菊花田里两个小人和一个人扑萤火虫玩耍。

    捉了半袋子萤火虫,沐春一一个,将两个孩子提放在宽阔的肩膀上,回到纱帐里换下汗透的小褂,以防咳嗽着凉。

    脱下濡湿的衣服,换上干衣,胖瘦对比明显,小基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见,配上刚刚吃饱的圆肚子,活像一块琵琶。阿雷则大头双下巴不见脖子,圆头圆身,由大小两颗卤蛋组成。

    侍女端上西瓜,胡善围提刀来切,卤蛋跳动着,非要“姐夫来砸”。

    沐春对女儿百依百顺,挽起袖子,一拳砸过去,嘣的一声,红艳艳的汁水飞溅,卤蛋表示很满意,“像放烟花一样的,冷的烟花。”

    沐春可得意了,“阿雷的想象力不一般。”反正自己生的,放个屁都是香的。

    沐春熟练的用勺子挖出西瓜球,剔除瓜子,给两个孩子吃,胡善围也帮忙剔瓜子,但是阿雷只吃沐春亲剔的。

    胡善围吃着西瓜都吃出酸味来,心想来日方长,陪女儿久了,定能接受她这个亲娘。

    吃了瓜,琵琶和卤蛋继续在菊花田里奔跑扑萤火虫,胡荣告辞,他要回坊,胡善围留父亲住下,“天色已晚,这里有的是房间。”

    胡荣内心一暖,还是拒绝了,“我若在这里,祥儿必定日夜黏着我,你就没会接触她了。你莫要着急,沐春刚开始把她接回来的时候,她也是拒绝的,整天哭着要找我,我不得已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,后来沐春悉心照顾她,陪着她玩耍,还有小基这个同龄的玩伴在。慢慢的收了心,和沐春一起过了,只是一声爹爹始终改不了口,等她懂事了,她必会明白你们当父母的苦衷,女儿变妹妹,是为了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还有谁比胡荣更明白胡善围被女儿拒绝的痛?当年为了逼胡善围改嫁,曾经相依为命的父女离心,胡善围是个有主意的,干脆偷了家里的户贴考女官,一道道宫墙将父女分开,成了两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二十年来,胡荣和胡善围唯一的感情共鸣的就是南戏《琵琶记。唯一的联系,就是胡善围每年一半的俸禄送到胡荣里养老尽孝。

    胡荣本来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,没想到到了晚年,突然冒出一个外孙女和女婿,这成了父女关系的转。

    亲子关系不和谐,几乎成了胡家遗传病,胡善围十月怀胎,高龄产妇,胎儿巨大,生女儿时痛的死去活来,若非茹司药这等医术高明的女医出,差点一尸两命,之后一夜至少次醒来喂夜奶,那时候胡善围才明白,晚上能够睡一个完整的觉是多么可贵。

    胡善围为女儿付出了她尽可能的一切,甚至生命,感谢那晚破损的鱼鳔,她从不后悔当母亲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胡善围一叹,看着菊花田里里的滚动的卤蛋,“真的有那么一天吗?她连西瓜都不吃她我挑的。”

    胡荣是过来人,安慰道:“会有的,你看我不也等你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胡善围:啊?要等那么久?

    话说出口,胡荣马上后悔,忙补充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祥儿还小,小孩子比较好哄,姑娘长大了就——”

    越说越不好听,胡荣干脆闭嘴,论理,一个市井小商人,整日迎来送往,不至于嘴笨到这个地步,可是面对回家的女儿,这张嘴立刻变笨了,总是说错话。

    同是天涯沦落人,都被女儿嫌弃过,胡善围理解胡荣的尴尬,“我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